交易知识

bankofamericaripple

bank of america ripple


几乎每个人都将自己定位在较高的一面,因为他们以 意识清醒的身份认同,他们 压制并避免了自然界中那些阴暗的负面事物。


  但是这些 东西仍然 在那里在里面沸腾。


  准备随时爆发。


  由于我们的压制和回避,这些 事情无法进入我们的意识,从而无法秘密地操纵我们,这使事情变得更糟。


  因为 如果我们 不了解它们,就无法阻止它们。


  人的潜意识冲动是一种 习惯或习惯,佛教称之为无知或业力。


  习惯是如此强大,以至于它一旦形成,就不再需要您的帮助来独立发挥作用。


  通常,我们只是它的奴隶,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断犯同样的错误而无法摆脱错误的原因。


  压制和避免是无法超越的,而只能通过与他们面对面接触并有透彻的理解。


  据悉, 鲍威尔此次在全美社区再投资联盟所作的演讲,其中一项重要内容是阐述其对家庭经济和决策调查(SHED)的理解,这份调查报告将于本月晚些时候 发布


  鲍威尔表示:“我们即将发布的SHED报告显示,有22%的 父母因为保育院或学校关闭而 没有工作或减少了工作,黑人和 拉美裔母亲分别占36%和30%,受到的影响格外大。


  ”此外,鲍威尔还提到,在 2月份,收入最低 群体中几乎20% 的人仍处于失业状态。


  相比之下,收入最高群体的这个比例只有6%。


  对于就业和经济发展,美联储巴尔金也表示,缩减购债和 利率前瞻指引“相当明确”,就业与 人口比率接近61%等同于良好的进展。


   向 富人 加税,难度不容小觑  4月29日 拜登总统在向参众两院的演讲中提到,不能用增加 财政赤字的做法为“ 美国就业计划”和“美国 家庭计划”的开支埋单,而应采取向美国公司和美国最富有 的1% 人群加税的做法,让他们承担税负的公平份额,但同时保证不向年家庭收入低于40万美元的人群加税。


  支持的观点认为这是解决美国经济复苏资金需求问题的明智之举,既可以通过向富人加税缓解目前日益严重的贫富两极分化趋势,也可以获得额外的税收收入,缓解 联邦财政赤字增幅加速的趋势,达到一箭双雕的效果。


    但是,向富人加税似乎更是无奈之举,至少不能排除这种可能。


  非常明显,从拜登“百日新政”可以看出,美国新一届政府施政纲领的重要基点就是加税,无论是向富可敌国的美国公司加税,还是向富得流油的美国富人加税。


  这是因为,已经不堪重负的 美国联邦财政在新冠疫情一年多的打击之下变得更加举步维艰,加之“拯救美国法案”1.9万亿美元的“天价”支出,使美国联邦财政更是雪上加霜。


    曾经的“降税率、扩税基”政策使得美国联邦财政走上长期赤字之路,截至2021年初联邦公共债务已经累计高达28万亿美元,这主要是由1986年以来历次减税措施和挥霍性支出造成的。


  2017年以减税为主基调的特朗普税改使得联邦财政赤字陡增2万亿美元,增幅进一步加大,公司所得税收入与GDP的占比从持续近40年的约2%降到2019年的不足1%,而素有“富国俱乐部”之称的OECD(经合组织)这项指标的平均水平约为3.1%。


  目前公共债务与美国GDP的占比在110%至120%之间,这将动摇美国国家治理的根基。


    因此,拜登-哈里斯政府必然将目光转向加税,而且聚焦在美国富人身上。


  根据美国税收和经济政策学会(ITEP)的研究报告,美国最富有的1%人群年均收入约220万美元,而最贫困的20%人群年均收入还不足1.2万美元。


  拜登-哈里斯政府希望这一部分富人能够贡献更多,以此来缓解美国当下不断加剧的贫富两极分化趋势,缓解社会矛盾和阻止社会分裂,增大美国中产阶级的“社会稳定器”作用。


    “希望是美好的,而现实是骨感的”。


  “美国家庭计划”与“美国就业计划”一样,一定会面临巨大的阻力,向富人加税的难度是不容小觑的。


  尽管“美国家庭计划”对向富人加税给出了不可辩驳的理由,如“医疗保健应该是一种权利,而不是一种特权,任何美国人面对疾病时应永远不必担心他们将如何支付治疗费用”、“任何美国人不应在购买救命药物和食物之间做艰难选择”,但如何做到向富人加税却是另外一件事情。


    如果一边增加支出和投入,兑现对选民的承诺,而另外一边却未能实现如期增加税收收入,将仍旧会加大联邦财政赤字。


  如果仍旧采用加大发行美债的老做法,则又回到问题的原点,还让美联储继续做美债的主要持有人吗?显然,美国新一届政府不希望问题向这个方向发展,而决心放手一搏,通过增加税收来更可靠地解决问题,对此,我们需要谨慎观察和思考。


    (励贺林系天津商业大学会计学院副院长,姚丽系天津理工大学管理学院讲师,本文系2020年度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数字经济征税权国际竞争加剧背景下更好维护我国国家税收利益研究”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2019年8月暂停的债务上限将于今年7月底再度生效  ?对 资产价格的影响与启示。


    1)美元:虽然不是决定汇率走势的唯一且核心因素,但从供需结构角度考量,供给短期的激增必然会对汇率价值产生负向压力,叠加近期欧美疫情和疫苗剪刀差的缩窄,都是美元指数短期偏弱的主要原因。


  我们 注意到,除了一些危机时刻,全球的美元 流动性与美元指数的走势有较好的相关性。


  但我们依然认为,不能将这一短期变量影响下的趋势做简单的线性外推。


    2)美债利率:流动性的充裕会加大对其他资产的需求,比如短端美国国债甚至 长端国债,进而压低利率水平。


  不过由于长端国债同时还受到增长和通胀预期影响,因此其变化不会如短端利率那么显著。


    3)美股 市场:形成一定的流动性支撑,近期我们注意到 流入美股市场的资金仍在继续且加速。


    4)其他市场资产:美元流动性的外溢也可能会出现,特别是增长或者回报吸引力较好的市场,例如近期的人民币大幅升值, 北向资金创纪录的流入,都可能与此有一定关系。


   美元流动性的外溢也可能会出现,特别是那么增长或者回报吸引力较好的市场,例如近期北向资金创纪录的流入  ?对政策的影响? 当前异常充裕的流动性主要源头为新一轮财政刺激,如果再叠加通胀继续大幅超预期,那么的确会对当前美联储既然进行资产购买形成压力。


  因此,在下一次FOMC会议(6月15~16日)之前公布的5月CPI就尤为关键。


  我们 测算,如果年内月平均环比 不超过0.2%的话,那么同比高点就将在5月出现,这样的话,美联储依然可以维持相对耐心的退出节奏(如我们测算的四季度)。


    此外,给定当前充裕的流动性和过低的资金利率水平,市场预期在接下来的FOMC会议中,美联储不排除做出技术性的上浮上调其作为利率走廊上沿的超额准备金率(IOER,当前0.1%)和下沿的隔夜逆回购利率(RPR,当前为0%)以吸收更多剩余流动性并防止资金利率过低,从而相对减轻票据和回购市场资金成本压力。


    我们测算,如果年内月平均环比不超过0.2%的话,那么美国CPI同比高点就将在5月出现
本文为 欧易OKEx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12
0
交易知识
最近回复
加载完成